好玩互動|詩人·明月·黃花


  一、東坡的明月

  浪淘沙

  谪居黃城中,把盞臨風,牽黃擎蒼歎英雄。昔日汴河風光處,履履難重。

  成敗任西東,此恨無窮,爲了豪情誰與同?一蓑煙雨平生任,踏雪飛鴻。

  這首詞是好玩互動特意寫給貶谪之後的蘇轼的,東坡的一生極盡坎坷:愛情的曲折,仕途的偃蹇,政治旋渦的掙紮,滿腹冤屈的難鳴。

  對他充滿希望的家人,和他共曆劫難的友人,受他關愛的世人,無一不期望他能才顯四方,官運亨通,濟世爲民。但是,東坡知道,命運不濟,仕途的黑暗之門永遠容不下這樣一個生性放達的蘇東坡。

  于是,他將功名利祿換了“竹杖芒鞋”,他在缺月挂疏桐之夜,唱“大江東去”,感“人生到處之何似,恰似飛鴻踏雪泥”淡泊,他不爲“蠅頭微利,蝸角虛名”觸動,只願“滄海寄余生”。

  認識自我的蘇東坡,從政治的窄門中從容地走出來,他雖與衆人所望有悖,卻讓我們看穿了一個豪放,淡泊,豁達,開明的蘇大學士——一代文豪。

  認識自我就是東坡的明月,照耀他走進了東去的曆史長河。

  二、易安的黃花

  南樓令

  素月寄孤舟,只影隨水流,家園破,一盞殘酒。酒淡怎敵晚風疾,梧桐雨,點點愁。

  晚來獨登樓,恨字鎖眉頭,黃花瘦,雁聲斷秋,一溪落花漫汀洲,流離苦,幾時休?

  這首詞是我填給曆盡漂泊的李清照。

  滿腹感傷的奇女子,國破之淒,喪夫之痛,改適之苦。

  十六歲嫁給趙家的那一刻,所有人都希望她是一個生活富裕,幸福美滿,相夫教子的好妻子。但是,世事的變幻,戰亂的離苦,易安雖尋尋覓覓自己的幸福,卻總被黑暗的氣息壓得淒淒慘慘,在亂世中爭渡、爭渡,到頭來也曾失歸路,雙溪上的扁舟載起了青春年少,卻載不動滿腔愁苦。

  于是,易安揮灑愁悶,舍掉了手中易逝的黃花,看透了滄桑變幻的她,在雁字歸時,勤修《金石錄》,在梧桐冷雨之夜,考撰《漱玉詞》,重新認識自我,易安在黑暗中點亮了一盞孤燈,蹒跚的走過。

  認識自我就是易安的黃花,隨風而逝,哀而不傷,愁苦之中蘊含著辛勤和美麗,它的顔色雖與世人心中的顔色不同,卻總能顯出奇異的光彩。

17歲以前的我,想哭就大聲地哭,想笑就大聲地笑,真是不知愁滋味。
  那時的我,敢這麽說,還不懂得什麽叫做憂傷。周圍有很多好同學,可以讓我不開心的時候隨意“打罵”以消心頭之氣,可她們的臉上卻依然綻放著最美麗的微笑,無論我怎麽任性、怎麽胡鬧,她們都會最大限度地包容我,也許她們會因爲我過分的蠻橫而生氣,沒關系,她們第二天照樣會和我繼續瘋玩打鬧,然後再繼續忍受我的“無理取鬧”。
  所有的東西都是在遠去之後才想轉身再重複一遍來路。
  在一家雜貨的遇到小學時的同桌,其實,我一眼便認出了她,只是名字記不得,模樣不如從前,路邊疾馳的卡車掀起滿地灰塵,我低頭繞開,轉身裝作不曾認識。
  遠隔人海我回望,發現她望了我一眼,兩人默默地背道而馳。原來她也當我是個陌生人。
  時間是最無情的刻刀雕刻著我們歲月的流逝,卻不允許你做任何的緬懷。無聊時,經常翻著手機通訊錄裏滾動的同學的名字。內心總會有一瞬間的沖動,想按下綠色的電話圖標鍵,但最終還是遲疑地把手僵持在半空。手機卻突然響起,屏幕上顯示著熟悉又陌生的名字,我又驚又喜。你說:“我想打耳洞已經很久了,你到底什麽時候陪我去啊!不知道要和最好的同學一起打嗎?我等你很久了!”“白癡啊!你著什麽急?馬上放暑假了啊!到時候一起去。”
  這是我們曾經有過的默契,我相信它還在,所以我非常喜歡這句話:“當過盡了千帆,你還在我身邊。還有什麽好奢望的美好呢?”
  我又想,有些東西是沒那麽容易就被時間打敗。比如我們在不同的地方看同一部電視劇,當看見女主角離開男主角時,你發短信跟我說:“有些人我們不能擁有,卻終究要學著放手,但有一些人,你打也好罵也好,他永遠不會離開”。
  我知道你是在告訴我你一直都在。我們心裏都很青春,成長就是這樣,痛並快樂著。我們不得不接受生活帶給我們一切傷害,然後我們才能無所畏懼的長大。
  淡抹的年華,清新怡人。讓我們的美好年華刻進這永久的同學關系中,走在歲月的光影裏,照亮好玩互動們彼此的前程吧!